您的位置: 敦化信息网 > 游戏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177章 无尽欢愉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6:57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177章 无尽欢愉

看着露易丝公主奔而走,公爵夫人疑惑:“怎么了她?”

唐宁:“她父亲身患一种很可能治不好的绝症,而这个消息是我带来的,露易丝万里迢迢把我从上海叫回来,没想到会给她带来一个噩耗,可能她一时接受不了吧。感觉好像是她亲手释放了恶魔似的。”

公爵夫人:“不是,我说的是为什么她见到我就跑了?我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唐宁莫名远离欧洲这么久,夫人大人早就心存怨念,这些天来他不得不小心伺候着,所以很小心地回答:“可能是不愿别人看到她哭得跟冰棍似的样。”

公爵夫人扑哧一笑媚生,然后自责:“哎,她父亲生这样的病,我不可以有高兴的表情是吗?”

唐宁看到夫人还像以前一样无忧无虑,使他心情也好了一点,说:“那是因为你不认识阿尔伯特,这样最好。我才不会带你去看病人。高兴的心情真难得。”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茜茜手里拿着一封信,问:“什么东西?”

茜茜把信笺递给他,说:“你也得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支持美国南方那些奴隶州,这是你的朋友们给你……哦,给我们写的联名信,请你不要支持南方呢!”

信封上果然写着“致公爵和公爵夫人”。

这是一封雨果主笔,一大串老朋友联名的信,有大仲马狄更斯米莱安徒生法拉第华莱士达尔等。他们表示对唐宁支持南方“非常惊讶不解和不安”。

等唐宁看完信抬起头来,似乎仍然没有说话的意思,茜茜追问了一句:“到底是为什么呢?”

唐宁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承认他想肢解大美利坚,包括夫人在内,所以他只是淡淡地说:“不支持南方战争也会打起来,支持南方反而有可能带来和平,因为北方一看战争代价大,国会就会制止战争扩大,这么说,会不会合理了?”

茜茜:“这个……好像也有点道理,不过,现在两边打得火热了,还是南方首先入侵北方的呢。”

唐宁:“是啊,美国和平得久了

,我也难以置信地发现双方的平民对战争都很有激情,只能先让他们领教领教战争的残酷,和平谈判才有可能进行。”

茜茜:“好吧,反正这些我也不懂,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唐宁微笑道:“这就对了,战争这种事情你不要想得多,好好过日就行。”

茜茜:“那你打算这么回信给雨果他们吗?”

唐宁摇头:“雨果理想主义了,不是搞政治的料,越解释越糊涂,先把他们晾着好了。”这帮人科家可不像茜茜那么好糊弄,少说点为妙。

久别重逢的夫妻俩似乎更亲昵了,茜茜挽着丈夫的手臂,说:“不说这些了,咱们散步去。”

思陀园可是花20万英镑买来了超豪华庄园,用来散步那是相当惬意的。

茜茜:“你知道亚历山大·蒲柏吗?”

正如夫人所料,土豪丈夫对艺知之甚少,那什么之类的是跟哲有关他才略有所知。

茜茜在丈夫面前就可以显摆自己的识了:“他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英国诗人,你的偶像牛顿的墓志铭都是他写的:

自然和自然的法则隐藏在黑暗之中。

上帝说:让牛顿出世吧,

于是一切豁然开朗。”

唐宁:“咦?好像在哪儿听过,但忘了,谢谢夫人提醒。”

茜茜格格一笑:“蒲柏为我们的庄园写过一首诗!”

唐宁大讶:“真的?”

茜茜于是将诗句娓娓道来:

“构建栽培,任何你的所,

起罗马柱,或者弯弯拱门,

隆起大阳台,或者沉降洞穴,

总之,让自然的魅力永远不被遗忘。

但是,对待女神应当像羞怯的美人,

既不要穿得繁缛,也不要春光尽现;

不要让每一处美都被窥视,

一半的技艺被高雅地隐藏。

它是的综合体——

惊讶,变幻,和看不见的边界

……”

金色的夕阳温柔地洒在绿茵和湖水间,凌波上的荷花尽享仲夏傍晚的静美,土豪公爵则尽享艺女公爵的呢喃耳语。前半段的诗就已经美得让他大脑短,半点也听不见后面是什么,只知道那无尽的愉悦继续再升华。

“亲爱的,我想要个宝宝……当你不在的时候,我好通过小宝宝来想你。”提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他们在一起可有好些年头了。

“好的,亲爱的。”不假思,唐宁就答应了,他确实会有很多时候不在身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去打仗能带家属吗?危险了。

终于找到了一个生气的理由:“喂,你答应我的婚礼呢?什么时候去泰姬陵?”

唐宁:“哎呀,说是这么说,我都没怎么去过印,再说了,去了那里什么朋友也没有,因为他们不方便参加,还是改改主意吧。”

更生气了:“就知道你不靠谱,不行,我是绝对需要一场盛大的婚礼的。”

唐宁:“都老夫老妻了……”

:“你才老!我还年轻。反正要弄一个婚礼,去我家吧,慕尼黑,好不好?”

她又担心起来:“喂,咱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才办婚礼,会不会被笑话?”

唐宁哈哈大笑:“你什么逻辑?在一起这么久了,不办婚礼才被笑话!”

的情绪根本停不下来:“都怪你!到处惹事生非,你知道吗?泰晤士报说你从最大善人变成了最大恶人,因为你支持南方奴隶州。”

唐宁脑洞一开:“有了!我们得做一件能够转移别人注意力的事情,就不会有人笑话了。”

:“有什么馊主意?”

唐宁:“罗马的教皇已经被军队包围了,但他们誓死抵抗,马志尼还在犹豫要不要冲进去把教皇做了,恐怕这会引起公愤。我现在心也软了,这样,我请教皇给咱俩主持婚礼,咱们在罗马那个大教堂办婚礼,亲人朋友也方便去。”

:“果然是馊主意,你这个臭名昭著的无神论者也想让教皇给主持婚礼?打死他也不肯。”

唐宁:“他不肯我就把他赶出罗马,要是肯的话,可以把梵蒂冈留给教皇。”

扑哧一笑:“坏了!不过挺好玩儿的。”

教皇国的命运就这么被愉快地决定了。茜茜毛遂自荐,亲自写信给教皇,说是如果他老人家愿意屈尊为他俩主持婚礼,她可以央求丈夫给教皇国在罗马留一块领地,由瑞士志愿兵守护,与意大利政府互不干涉。为了追求措辞上的得体,她还请《威斯敏斯特评论》的女乔治·艾略特来,这个女因为女权运动跟公爵家有一些来往。

...

教皇庇护九世收到公爵夫人的来信,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不过,他还想拖延一段日,温莎财团与北约四强国同时武装对抗是当今世界格局最重要的事件,万一温莎财团被打败呢?说不定意大利又分崩离析,教皇国还有一点点复兴的可能。

经过唐宁古怪的安慰之后,不知道是得知还有一线希望呢,还是“嫁到远国”的比喻起到了作用,总之露易丝没有原来那么绝望了,反过来还安慰阿尔伯特亲不要想不开,使她的父王暗暗称奇,一问之下,原来唐宁给她讲过那种神奇的治疗方法,可惜艺小公主只记得用“金”“光”,纳米级是什么级她都不知道,还以为是普通的黄金。

满怀好奇的亲王亲自到唐宁家里去询问,事关自己的性命,他当然有充分的理由,放下一切公务。大家都住在白金汉郡,两家来往相当方便,更何况现在都是氢燃料车的时代了。

露易丝也跟着父王一起到唐宁家,她得确认一下那天某人是不是安慰她的,欺负她不懂科。剑桥大校长那当然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唐宁决定在《自然》期刊上发表关于亚原结构的论,让人类正式进入亚原时代。

不过,他需要一个团队来进行实验和数据整理,否则恐怕难以说服科家们。要知道,从古希腊的自然派哲家德谟克利特开始,到化之父道尔顿为止,都认为原是构成万事万物的不可侵害的最小单位,这个观念已经深入科家们的大脑。进行比原更微小的亚原研究,就像在科家们的脑袋上凿脑洞。

果然,一句亚原就把亲王震住了,还有比原更小的玩意儿?亲王说:“希望我在有生之年看到这篇论啊……干脆,我辞去剑桥大校长的职务,让你来干,我相信没有人会有意见。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

露易丝闻言,在一旁摇晃父亲的手臂,抗议他说丧气话。

唐宁:“呃……没有人有意见?泰晤士报说我现在已经是史上最大恶人了。而且我对中国的事情很关心,恐怕上任之后第一件事主是设立剑桥大上海分校,我正头疼在中国那个没有大传统的地方怎么搞高等教育呢。”

亲王:“好奇怪,好像泰晤士报老喜欢报你的负面,危言耸听……政治的东西,那些民粹报纸不懂。美国分裂有助于我大英殖民地的安全。”

唐宁大讶:“哇,你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公爵夫人正在给客人端茶,闻言立即接茬儿:“什么?这才是天机?那天你说的支持南方,北方就不敢打,为了和平是骗我的?”

唐宁赔笑道:“呵呵,都是天机……”

南京京科医院专家出诊表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那个位置
南京京科医院在线专家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那个地段
南京京科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