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敦化信息网 > 历史

长安有劫 第一百三十九章 悔吗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4:29

长安有劫 第一百三十九章 悔吗

泼辣女人脸上肉横了横,丝毫没有因为老妖婆比自己年轻而感觉羞愧,就那么瞪着眼睛看着老妖婆,满是鄙视,“你这女子倒也奇特,如今没穿衣服的照片都遍布大街小巷了,还能昂着脖子出来,佩服啊!”

老妖婆处于暴走的边缘,她看着就要匍匐在地上苦苦哀求自己的云庆丰,“你绝不会是我的庆丰表哥,我的表哥他早就死了!他是为了见我而不得见,郁郁而终的!”

老妖婆声音冷漠,“你这歹人竟然敢冒充庆丰表哥!既然你想冒充好一个死人,那么你就去死吧!”

最后老妖婆把庆丰杀了,把庆丰女人杀了,把房子一把火烧了。

五天之后她从祠堂前面见到逸尘的时候,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岁。

“你以为耍一些小把戏,我就会信以为真?”老妖婆依旧是冷笑着面对逸尘,“你做这些猫腻,是想让我怎样?让我后悔?让我难过?让我觉得这世界上最好的你那死人爹?”

逸尘只是静静的端坐一旁,表情毫无波澜。

“你死心吧!这辈子我都会恨你爹!我都会恨你!要不是你爹将我买进这府里,我怎么会过这样的生活?我怎么会困苦那么多年!”老妖婆吼的歇斯底里,却吼到最后双眼赤红,声音越来越小,“要不是你这个孽种!我怎么会被栓在这里!”

逸尘抬起眼眸,目光澄清的看着老妖婆,“你早就有权有势能查找到你那庆丰表哥所在,一直以来你为何不查?你一直痛恨现今的生活,可现在的锦衣玉食你离得开哪样?若不是我……”

逸尘说到这里站起身子,目光冰冷的逼近老妖婆,“若不是我,你也总能找到的到理由安心的享受这宫殿的一切。”

老妖婆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如今的逸尘给她很大的危险的感觉,她所有的虚伪似乎一时间被暴露开,“你这个孽种!我不幸福,我只会让你痛苦!哈哈哈!”

“如果你还恨,那把恨都撒到我身上就好了!为什么要牵连无辜的人呢?”逸尘握紧双拳,又强行让自己放松心情,不要太激进了。

“无辜?”老妖婆阴狠一笑,“谁是无辜的?她选择了爱你,自然就不能置身事外!我身为女人不能圆满,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幸福!更何况,我要让你断子绝孙!哈哈哈!”

“告诉我你给他下的什么蛊!”逸尘再也保持不了淡然,他太低估这个老妖婆的变态程度了,原本以为她知道了事实以后,至少会冷静下来,至少会有轻微的悔意,没想到竟然还是变本加厉。

就是同一天的时间,天将要凌晨的时候,蒋含烟正在一个小院中和昊儿一起睡着,一群黑衣刺客光临。

蒋含烟一手将昊儿抱在怀中,一手提着大刀,将来临的一波波的黑衣人杀得不能进她三尺之内。

可是再强大的女人也会累的,尤其是她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当黑衣人二十人一批,二十人一批,来到第十一批的时候,蒋含烟双脚踩在尸堆上,大刀插在一个黑衣人身上。

那一天逸尘命人将老妖婆关押起来,交给最狠辣的审讯人,一点点从老妖婆嘴里问出昊儿身上蛊虫的培育过程。只有一天时间,老妖婆竟然在折磨中老老实实的将蛊虫说了出来,甚至解这蛊虫的方法也都说了几种。

也是这一天,蒋含烟人生第二次站在尸山血海中杀红了眼睛。地上尸体流出的血液渐渐汇聚成水流,一路往低洼处流去。她能一人闯千军万马之中救出一名大将,这一日她也能将怀中的孩子保护到底。

杀了整整五个时辰,从凌晨到正午,昊儿安安静静的环着蒋含烟的脖子,一声不吭,即便这漫天的血腥味儿让他恶心,即便他的蛊毒让他难受,即便他饿的要命。

蒋含烟从黑衣人的重围之中往外杀,她已经有些脱力,可是却能机械的挥舞大刀。

“蒋盟主,你可知是谁能派出这些人来杀你的吗?”一个女声突兀的响起,“这么多的蛊师,想要派出来不是个简单地事情啊

!”

蒋含烟抬起头,看着一身大红衣料的女子意气风发的被一群群的黑衣人护在身后,蒋含烟心中一痛,这女子正是冒牌柳萋萋!

“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有资格动用这么多的人?”柳萋萋掩嘴一笑,“你可是还有疑问?比如他为何这么做?”

柳萋萋根本也不等蒋含烟说话,“他要这么做的原因太多了啊,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你细数好了。比如说巫神族长的血脉怎么能流落在外?比如说巫神族长怎么能和中原武林盟主扯上关系?比如说这个孩子本身就活不长,长痛不如短痛。”

柳萋萋掰着手指头慢慢数着,“反正就是你不能活着,你身上这个孩子更不能活着!”

柳萋萋轻轻转过身,“放箭,杀了这个贱人。”

蒋含烟不想相信。她有太多不想相信可是都变成了现实的赤裸裸的捅进她心脏。

当漫天的精致铁箭从天空飘落下来,蒋含烟手中的刀拼尽全力只能支撑起一个堪堪挡住两人身体的空间。

昊儿虽然不知晓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想不去打扰此刻的娘亲,他坚定的咬着发紫的唇,捂着自己的小肚子。

逸尘收到消息率领军队赶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那个英姿飒爽、太阳一般的姑娘,浑身浴血,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个小小的人,满面泪痕。

正是夕阳西下,映照的这一幕幕那么邪魅。

逸尘全身心都在痛,他握紧拳头,直握的鲜血在指缝之间流出,“万毒山庄!今日之后,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活捉他们的庄主和圣女!”

那日巫神部落自身也伤筋动骨的将南域最大的势力之一的万毒山庄连根拔起,万毒山庄庄主被作为人彘,庄主唯一的女儿赤果果的临街游行半个月,疯疯癫癫却依然活着。

那日老妖婆身死狱中,是被一刀之后流血流尽而死。

那日之后,南域动荡,巫神势力露出爪牙让南域民众心奋不已。那日之后,南域巫神新族长消失在民众视线之中,整整一年。

济南哮喘病医院收费贵吗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济南哮喘病医院收费标准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济南哮喘病医院收费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