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敦化信息网 > 历史

盛世仙路之光脑法宝 八十七章 清曼传承

发布时间:2019-09-25 15:53:01

盛世仙路之光脑法宝 八十七章 清曼传承

清曼寺大殿之中,刚刚准备散去的众人又重新坐回到一起,只是中间多了一个躺着的素瓦。

赵前从口袋中摸出一把银针,双手闪动,飞快地将银针插入素瓦周身要穴,然后才看着对面的波曼法师问道,“大师,这个素瓦是清曼寺的人?”

波曼轻轻点头,“没错,他是鄙寺中的比丘,平时在寺中只是念经颂佛,打扫庭院,也不见修行体术,却不想竟然暗中偷学寺中绝学。”

赵前摸摸鼻子,若有所思,“只是一个普通的比丘,也能接触到贵寺绝学吗?”

波曼法师老脸一红,“就算是普通武学,一般僧众若是想要修炼,也是由传功堂考核佛法修为之后,方才择其传授,更不用说我寺绝学向来由传法长老掌控,绝不会随意乱传,千年以来,一向如此。”

后面一个耳垂阔大,面容消瘦的老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龙象般若功乃是我寺大梵经中的根本绝学之一,此经一直由老衲随身携带,而且有两位护法长老一同看守,绝无可能外泄。”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只古朴紫檀木盒,上面还有一把小锁,“这把锁的钥匙也是在住持手中,凡是学习经中绝学的,必须有我等共同在场,方能传授,这锁完好无缺,不知这素瓦是从哪里得来的修炼功法,还被他练到如此地步。”

听到这里,赵前心里也有些纳闷,以清曼寺的这种管理办法,应该不可能是从寺内偷学到的,那么这个人又是从哪里学到这套绝学呢,而且还能修炼到如此境界,要知道真正的修炼可不像电视里面,掉到悬崖下捡本武功秘籍就能练成绝世武功,越是高深的武学,越是需要人手把手的来交

盛世仙路之光脑法宝  八十七章 清曼传承

,除非像赵前这种,直接心念传法,否则断无自学成才的可能。

视线不断地在素瓦身上打量,很普通的一个和尚,身上也没有什么煞气,赵前摸摸脑袋,越是普通越是感觉奇怪,身上这么多的谜团,让人想不通。

突然,赵前眼神一凝,紧紧地盯着素瓦心口,不对劲,怎么感觉他身上有一缕腥气,很淡很淡,如果不是反复打量,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屈指弹出,一缕劲风将素瓦胸前的僧袍弹开,看到那个熟悉的红色印记,赵前顿时心中了然,这就能说得通了。

素瓦身上不是没有血煞之气,只是一来他常年居住在佛寺内,日夜与梵音相伴,将血煞之气冲淡了许多,二来他的修为远超索吞,已经能将血煞之气随自身气势一同收敛,加上有血魔印的掩饰,就算是修为超过他的也很难发现,如果不是他现在被打伤晕过去,造成气息外泄,赵前也还发现不了。

而且他所修炼的龙象般若功的来历赵前也猜到了,既然不是清曼寺泄露的,那自然就是从外面学到的了,之前在天魔殿那些传承下来的武学典籍中,虽然魔门自己的绝学占了八成,但还是有一些其他门派的独门绝技掺杂其中,甚至不乏镇派功法,天魔殿中如此,那血魔所得到的传承之中就未必没有,如果其中正好有清曼寺的这种绝技,那传授给下面的小弟还是很正常的。

不过赵前还是感觉怪怪的,这魔门也太牛了吧,千年以前这里应该算是域外,他们还能摸到这里来,把人家的底给翻了,看来那群人真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这些话赵前自然不会对波曼他们说,就让他们自己头疼去吧。

此时波曼正要说话,却被赵前的动作打断,随后在场众人都看到了素瓦胸前的那块红色印记,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赵前又是一缕指风弹出,随后素瓦便幽幽醒来,但是周身都被银针制住,动弹不得。

“素瓦先生,其他事情我也不多问,因为我知道就算问了你也不会说,甚至你也不一定了解,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像你这样的身手,在血魔麾下能排第几?”赵前看着素瓦,一脸地玩味。

血魔?不仅在场众人摸不着头脑,就连素瓦也是一愣,那是什么东西,不是在拍电视吧?

看着一脸茫然的素瓦,赵前微微一笑,“也许他在你们面前是另外一个名字,就是那个传授你们本事,再让你们替他收集生灵气血的人。”

素瓦闻言顿时脸色一变,就算是以他丹劲的修为也难掩饰眼里的惊讶,就好像心里藏得最深的秘密被人拔出来的感觉,接着便将眼睛一闭,躺着一动不动。

赵前轻叹一口气,连一点点外围信息都不肯透露,看来那个血魔把他们看得很紧啊,而且他身上还有血魔印,如今十方魔旗才刚刚开始恢复,并不足以破解这道印记,否则倒是可以用惑心术搜一搜,抬头看着波曼,“这人是血魔麾下,而且被种下血魔印,断无挽救的可能,是你们自己处理,还是我来?”

波曼抬头看着赵前,“先生所说血魔,不知是否可以解释一二。”

“血魔乃是以采食众生气血来作修炼的邪门修士,正所谓生灵不绝,血魔不灭,其危害可见一般,不知这样说各位大师可能理解。”

“采食众生气血?”波曼顿时露出惊诧的神色,随后看着素瓦长叹,“近十年来清迈府每年都有上百人无端丧命,虽然死法各不相同,但最后必定是气血尽失,原本我等还以为是有妖物作祟,集结同道探查多次,却没想到这妖孽竟然藏在本寺之中,阿弥陀佛!”

潘山诧异地看着波曼,“师兄,此事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波曼神色黯然轻轻摇头,“一来你所擅长的不在降妖伏魔,二来如果真是妖孽作祟,我等必须保密,做到万无一失,否则消息泄露,必然引起恐慌。”

潘山点点头,不再说话,赵前看着对面众僧,“各位大师想好了吗?”

“阿弥陀佛!”众僧齐念佛号,随后闭目诵念经文,看到这架势,赵前也明白了,毕竟是熟人,不好下手啊,便起身走到素瓦身边,一指按在眉心,无声无息间,素瓦便已魂断命绝,只是赵前的手指并没有立即抽离,体内十方魔旗散溢出一缕黑气,顺着手指流入到素瓦体内,片刻之后便已收回,然后将手一拂,取下银针,赵前才退回原位坐下,地上的素瓦外形没有任何变化,但其丹劲高手的气血精华已经被吸纳一空,若非有这种好处,他怎么会主动请缨呢。

虽然不是像血魔一样屠戮众生,但这种到手的便宜赵前还是不介意占一占,尽管赵前没有血魔大法那种诡异的功法,但十方魔旗在吸纳气血方面,并不差于血魔多少,当时炼制魔旗的时候,还是参照了血魔大法的一些特性的,只是这种吸纳的气血只能用来供养魔旗,不能反哺主人罢了。

招来两个比丘将素瓦抬下去后,却不想波曼又说出一句话来,“其实除了清曼寺,另一个地方也有龙象般若功。”

众人又是一愣,虽然自认猜测不会有错,但赵前也有点愕然,“龙象般若功不是贵寺独门绝学吗?”

波曼点点头又摇摇头,让人摸不着头脑,“大梵经原本是古天竺佛修经典,千年前经天竺佛陀赐予祖师,被祖师带回暹罗,当初清曼寺建寺,便作为本寺镇寺之宝,后来天竺几经动荡,原本的大梵经反倒遗失了,所以才说大梵经是本寺独门绝学,但其中的龙象般若功,更早之前莲花大士也曾修炼过,并带入吐蕃,虽然大士是以大手印为根基建立密宗,但也将这门神功传了下来。”

赵前闻言点点头,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相比起从这里取得功法,那魔门传承中的龙象般若功倒更有可能是从密宗那里得来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就算还是没有找到血魔的线索,但也算是除掉了他一个重要的手下,赵前可不相信丹劲高手是那么好培养的,将素瓦的事抛到脑后,抬头看着波曼,“刚才的提议,不知大师还有没有兴趣?”

波曼知道赵前说的是什么事,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赵先生,我等还没有商量过呢。”

赵前摇摇头,“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我明天一早就走,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而且我又不是要看你们的独门绝学,只是那些孤本秘录而已,再说了,你们清曼寺最重要的东西不都在这位大师怀里揣着的吗。”

波曼转过身看看后面几位,眼神交流一番,便回过头对赵前说道,“那不知先生要如何交换?”

“一颗培元丹,看一个小时,如何?”

波曼摇摇头,“太少,至少十颗丹一个小时。”

赵前眼睛瞪得老大,夸张地大叫,“有没有搞错,十颗丹一个小时,你知道要炼出一颗丹要多少材料,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吗,我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也不过就炼了一百多颗而已,你们真当我的丹不值钱啊。”

这话说的没错,赵前这辈子到目前为止确实只炼出了一百多颗培元丹,哪怕绝大部分是他一天内炼出来的,他也能叫得理直气壮。

波曼老脸通红,他当然知道丹药难炼,却没想到这么难,不过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嘛,嘿嘿一笑,“我寺传承千年不断,这一颗也太少了点,要不五十颗,可以一直从现在看到明天早上如何。”

赵前冷哼一声,“现在天地灵气尽失,你那里当做宝贝的千年传承不过是一堆废纸,还以为真的能修练不成,我不过是给自己作个参考找找思路罢了,看不看的还真不打紧。”

听赵前这样一说,波曼也有点着急了,“赵先生先别生气啊,我寺典籍还是有些用的,那素瓦不就练成龙象般若功了么,凡事好商量嘛。”

赵前小眼横着波曼,“你是想让我跟素瓦一样,吞噬生灵气血,也做个血魔?”

“嘿嘿,”波曼也知道自己这个例子举得实在不怎么样,只得再退一步,“那三十颗如何?”

“十颗,行就行,不行就算了。”赵前从怀里掏出一只瓷瓶放在身前,一脸坚定地看着波曼。

波曼闻言露出一阵苦笑,原本他听潘山说赵前以十颗丹药为代价救人,还以为能多敲出点来呢,没想到清曼寺千年传承也就和两个女人相当,不过赵前是现在修炼所能达到的最顶尖高手,强求不得,而且培元丹对他们修炼确实重要,只得接受这样的条件,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确实如赵前所说,在这个末法时代,清曼寺的千年传承快沦为一堆废纸了。

北京国仁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国仁医院医保卡
北京国仁医院费用高吗
北京国仁医院能报医保吗
北京国仁医院在什么地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