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敦化信息网 > 健康

十三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5:23:24
我背景不详,不知姓甚名谁。从小习师,精晓阴阳,坊间人士称我们祭师,师父叫我十三。对于此名,我有点抵触,他怎么给我起了个数字。我有时问他,他眯起小眼:“我当时看到你时,从门口到你那正好有十三级台阶的距离,我便抱你回来。好吧,如果这也是历史的话我就认了。”
那天,门前竹子抽新,整个世界透着禅意。他胡子花白,小眼眯成线:“我给你算一卦吧。”我说好啊,算前途还是姻缘。他摇头:“不可说,不可说。”我一直以为我和他之间无话不说,这么一来,我便愕然……
永德四年,天气失调。南方夏雨雪,北方冬洪水。师父拉着我说:“你现在可以跟我去看看这个世界了。”这老头,没事不晒太阳,一把老骨头都瞎折腾,我低怨。老头耳朵挺灵,瞪了我一眼:“小子,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御剑术可以载着师父,虽然这技术不到家,一路摇摇晃晃,吓得师父几次想哭,我都安慰他坐稳就行,然后顺行而下,直抵江南。我只能说风景这边独好,但依稀看见人们冻得哆嗦。天气真的很冷,树木发着刺眼的光芒,又一会,风雪大作。师傅吸着鼻子:“有妖气。”他的鼻子很灵,每次都是他先闻出来。我们的脚步很慢,远远看见城门上的“苏州城”三个霸气大字。师父笑着:“你看见了什么。”我说我什么也没看见,师父就骂:“小子平时练功就偷奸耍滑的,到现在还是肉眼。”他说着一抹我眼睛,便开了我的天眼。那是三个人,不知何方神圣。中间是一女子,周围跟着两小童。三人走近城门竟遁隐了过去。于是我又看不见她们了。师父看出了我的疑惑,露出了深不可测的笑:“跟上去,快。”我白痴一样地说好,便跟了上去。进了城终于又看见她们了。街上人很少,三三两两。前面的女神终于开口了:“跟了很久了吧。”她的话语里带着嘲讽,声音不大,意味很浓。“姑娘,嘿嘿。我就是想要个你的名片。”我露出了白白的牙齿,很莞尔的一笑,想掩饰心慌。她似乎楞了一下:“楚郎,是你吗?我是你的花见啊。”忽然转过身来。我便看见了她惊为天人容貌,真是女神,货真价实!我心一惊,暗自惊叹。花容月貌形容她最恰当不过了。她梨花带雨,我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哭,一时不知所措。我说姑娘你别哭,有话好好说。她眼泪不止:“你不认识我了,是不?我们分离了二十年,没想到还有今天。”我不懂她的话,一头雾水。愣在原地,然后便看见师父呼哧呼哧地追了上来。“十三,这是孽缘。但你命中该有此劫,好聚好散哪。”我突然很神服师父,他一把老骨头,竟跑得这么快。他胡子又一动:“这是你上辈子欠下的债,所谓欠债都要还钱,何况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债。”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那姑娘呢?这刚转了个头她就不见了,貌似又被这老头吓跑了吧。
我们在苏州城外落了脚。好几天都不见那个叫花见的,突然感觉空荡荡的,我问师父我怎么了?他皱着眉头:“你动了情,而且动情不浅。这次不管你了,自己解决。”然后他又闪了。门外雪停了,我一个人无聊,忽见门外两个小影子,来人正是花见的小跟班。两人齐齐进来,齐声说:“姑姑成亲,大人还是快去看看吧。”“成亲?”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亲了。我突然感觉这是大事。别人结婚我无所谓,怎么她我就……来不及多想,脑袋一热,随了两小童去。
这是一个很阴暗的地方,四处空旷的望不到边。远远看见一支红衣车队走过,声音像被蒸发了一样,连吹唢呐的声音也听不见。诡异散发着幽静。我承认自己见得多了,但这样的场景有些发毛。可是,花见在哪?第一次这样迷茫,漫无目的地走着,只为寻找那个姑娘。我的思绪跟着脚步跳跃、翻腾,只一下,便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凭感觉回了头,便看见这一袭黑衣的年轻男子。他的长发盖住了脸,脸色苍白,估计长期在这给捂白了。他的妖艳邪魅不比女人逊色。然后缓缓的,这男子说了一通很臭的屁话:“楚淮啊,咱两二十年不见了。”他冷着臭脸:“真可惜,我和花见就要成亲了。而你,也忘记了你们以前的一切。你还敢来我的地府?怎么,想喝喜酒啊?”眼前这个男人很张狂,说着语无伦次的话,暂且叫他黑疯。不过从他的话语,我终于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江浙夏季雨雪原来是他为了庆祝和花见成亲所为。这也难怪,疯癫之人做事必有不同凡响之处。然而我不得不面对又一个事实,这得从我的起源开始。话说上辈子我是花见的未婚夫,然后事情开始了戏剧性的转变。那年夏天,中元之至,鬼门大开,鬼王出巡,一眼就看上了花见,不过很可惜,我们感情向来很好。这个鬼王妒火中烧,设了连环计离间了我们,于是我竟为情自杀。看来我上辈子也挺轰烈的嘛。不过现在看来,花见已今非昔比了。黑疯还在自语:“可我始终得不到她的心,她为你跳崖。我用内丹护住了她,她才会有今天。哈哈。可惜啊,她终究还是我的了,你不应该在这时候出现!”他的话有些悲凉,透过暗弱的光,我便看见他眼睛发着嗜血的光芒,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钳子一样的手以超快的速度抓住我,力道大得我反抗不住。我被他提鸭子一样提着,使不出半点法力,不知是哭是笑。“住手,我求你了。”是她。黑疯松了手,我踉跄倒地。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以我的狼狈开始。黑疯得意张狂地笑,而她竟哭得梨花带雨。她是那么美,美得耀眼。
不知怎么,我的心突然很疼,从未有过的感觉。“你为什么要来?离开这里。我们早已阴阳相隔,这辈子能再见你,就没有遗憾了。”我不想女人哭,尤其是她。从未有过的冲动冲上脑门,走,我带你走。拉着她的手,强行往外冲。黑疯气疯了,发的功有十成。我非他对手,用浅浅的道行对抗他。符水用完了,八卦画完了,他冲破封印直逼向我。算了,为美人死就死吧。我冲上去,然而花见竟直冲在我前头,我始料未及。黑风也愣了,他脸色煞白,身体异样地抽搐:“花见,你……我那么爱你,你还爱着他?”然后看见花见叶子一样飘在空中摔进我怀里。我心刺生生地疼。我说花见你不要死,我带你离开这,这个鬼地方我恨死了。花见身体很轻,轻得我怀疑是不是抱着她。她呢喃:“东南方向,便是出口。”我疯了一样拉着她狂奔,远远看见阳光刺了进来,是出口!
“十三,抓住。”是师父,他原来在地府口等我。我惊喜地抓住他扔进来的东西。却发现是一幅白画轴。“十三啊,快出来时你就懂得用它了。”我迷茫,但这紧要关头,顾不得了。然后便看见黑疯鬼魅一样地挡在我前面:“你们永远不能出去了。”他邪笑。我一惊,那地府口一点点地关闭。“快跑!”怀里的花见用全身力推我。我突然很不舍,想哭。我说要走一起走,然后拉着她急跑去洞口旁。地府口小的只剩一人进出了。它变小的速度很快。我突然想起那幅画,灵机一动:“跳上去,带你走。”花见看了我一眼,含泪亲了我:“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话我梦里总说,每次说起来心会很疼。“就算我变成画中人,我也要陪着你,死生契阔与子成悦。”然后她花一样跳进画轴。走吧,能逃出来,啥也不顾了,卷了画轴冲出地府。于是看见久违了的师父撒了好多符水,镇住了地府口。我站着,久违的阳光刺疼了眼睛,泪终于肆意掉了下来。师父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点点头,打开了画轴,画上的美人如玉。我眼泪印在她脸庞上,形成了她的泪痣。那是我的泪,我为她哭的。下辈子吧,下辈子去找你,去找你的那颗痣。走吧。我卷起画轴,重新上路。
世界云淡风轻,我还是我,师父还叫我十三。只不过,多年以后,我开始被人称作十三叔了……

共 29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世轮回,情人相认,命运捉弄,化画相伴。这样的结局,虽说凄美,但终究让人心酸。一个情字,多少人为之付出了生命,多少人为之付出了自由,多少人为之痛苦一生。作者以一个阴阳师的前生后世,为情字谱写了一首新曲。本文构思玄奇,语言平实,品读。问好作者,感谢来稿。【编辑:水中石】
1 楼 文友: 2012-09-19 20: 0:44 很凄美的一个爱情故事,欣赏。不过,文章某些地方没有做很好的交待影响了整体的质量。如,花见怎么突然要嫁人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9-20 1 :19:51 你好,首次投稿,笑见拙作。。。我是学生,想签约,请问怎么签
2 楼 文友: 2012-09-20 12: 4:51 前生的债,今生的情,几度轮回,依旧难改命运,一篇很凄美的故事。 一指琵琶,轻抚,知音谁能交心。两厢情愿,不说,红颜哪个眷顾!浮云有意,流水含情,乾坤不再昏暗,他乡画红尘!
 楼 文友: 2012-09-2 09:52:14 签约要十五篇以上精品,或五篇一万字以上的精品,或长篇小说一篇。具体请至论坛查看
4 楼 文友: 2012-12-1 2 :28:04 不凡的手笔呢,书写的故事让人回味,喜欢这样的作品,欣赏。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5-02 21:14: 8 谢谢,以后多多指教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5-02 21:14:4 谢谢,以后多多指教什么牌的拉拉裤吸收快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儿童小便黄
化瘀通络止痛中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