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敦化信息网 > 科技

被装进盒嘚姩少轻狂

发布时间:2019-11-24 01:02:00

  被装进盒子的年少轻狂

  政教处主任延淑德在每周四的德育大课堂上带领学生们练习“八段锦”。之后,她会再与学生们分享一个国学故事。在优雅的音乐声中,学生们安静地盘腿而坐,倾听、思考 都市时报 杨帆

  管理和教育“问题学生”,需要老师们有过人的智慧和毅力

  金殿中学女生班的墙上,挂着高尔基的名言:“最容易被人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

  一名学生记录了自己的一次考试成绩,59分。她给自己写了一段话:“这次成绩太差,就差一点点,下次一定要加油。”

  “工读学校”,神秘又特殊的学校。在这里待了三年后,曾经的“小霸王”韩敏计划,要在这继续学习,然后升学,考大专。

  韩敏所在的,就是昆明市金殿中学——曾经的昆明市工读学校。这儿是外界眼中的“坏孩子集中地”。这里的学生多是被已不抱希望的家长送来,也有的,是直接被他们之前就读的普通学校勒令转学而来。

  而学校要做的,就是让这些孩子“脱胎换骨”。他们正极力向社会传达一种观念——这儿不是电影里的“热血高校”,而是适合“心理行为偏常”孩子学习生活的专门学校。

  当年的学校“女霸王”

  “那时候什么也不怕,有恃无恐。觉得被学校开除了才好呢,不想上学。”

  韩敏当然不是天生的“小霸王”。小学四年级以前,她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老家寻甸县一所偏僻的乡村小学读书,成绩在年级靠前,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还是班长和学习委员。四年级下学期,在昆明做生意的父母将她接到了身边,她转到昆明继续读小学,生活从此大变。

  父母忙于生意,顾不上管她,新环境、新学校,学习压力大,一学期后,韩敏就感觉跟不上了。彷徨之余,她认识了比自己高几届的几个初三女学生。她们学习不好,经常出去玩。韩敏和她们在一起,很快学会了抽烟、喝酒,甚至夜不归宿,渐渐成了学校的“小霸王”。

  上初一时,班里一位女同学挺爱打扮,韩敏左看右看,颇不顺眼。“我心里不爽,就想教训她一顿。”放学后,韩敏带着那帮高年级的姐们儿,将那个女生拖进了厕所,“踢的踢,打的打”。女生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伤,送进医院后,被诊断为轻微脑震荡。

  被打女生的父亲带人到学校要说法,校长铁青着脸,将“没事人一样”的韩敏叫到办公室,然后打给她父亲。

  得知女儿闯了祸,对方家长还带人到了学校,韩敏的父亲也找了一群人赶到学校,称赔偿可以,但不能让自己女儿吃亏,否则不答应。

  双方在办公室里对峙起来,场面充满火药味,稍加挑拨就一触即发。韩敏至今记得那个场景,她害怕了,“怕父亲和对方打起来”。后来,经过协调,韩敏父亲赔偿3000多元钱,对方才罢休。

  但韩敏很快忘记了害怕的感觉。临近期末时,对学习彻底放弃的她再次寻求刺激——放学后,带人堵在校门口,叫女生们拿钱“孝敬”,否则就要挨打。她们威胁那些女生,如果告诉家长或者老师,就要“当着男生的面扒你们的衣服,让你们没脸在学校上学”。

  一个女生不愿意,被她们拖到一个废弃的工地,女生害怕,答应第二天送钱,才被放了。韩敏等人顺利拿到500元“孝敬钱”后,当晚就到火锅店大吃一顿,然后去游戏厅,把钱花个精光。

  “那时候什么也不怕,有恃无恐。觉得被学校开除了才好呢,不想上学。”韩敏回忆,当时,她嫌自己的衣服太老土,“不够味”,撒谎向母亲要钱,然后到美容店打耳钉、染黄发,再穿上嘻哈风格的衣裳,成为了自己心目中标准的“叛逆青年”。

  这样的韩敏,无疑是学校老师们眼中的另类。在体育课上,新来的老师让她换上校服,她不愿意,换了衣服也赖着不去操场,后来又装肚子疼,跑到厕所里抽烟。体育老师发现后,冲进厕所,掐着韩敏的脖子把她拎了出来。韩敏被激怒了,跑进教室拿书包就走,当晚与姐们儿狂欢一夜,第二天也不上学。

  即便上课,韩敏也不遵守纪律。老师骂她,她就拍桌子、顶嘴,把板凳掀翻在地,然后扬长而去,出门时还要狠狠地在门上来一脚。教室秩序顿时大乱,老师气得脸色发白。

  韩敏没能在初中上满一年。下学期刚开学,校长就告诉她,因为她那次打架性质恶劣,对学校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要么转学,要么退学”。

  随后,韩敏的父母来到学校,签了转学同意书。

  新学校里的较量

  回想起第一次到男生班值班的情形,吴剑云至今依然觉得胆战心惊。

  韩敏要转去的学校,就是金殿中学。此前,她并不清楚这是所什么样的学校,但她知道,这所学校里全是像她这样的“问题学生”,管理不同于一般中学,非常严格。

  在昆明,实行封闭式半军事化管理的中学不多。金殿中学位于金殿风景区旁边,虽然这里空气清新,离景区很近,但学校总是紧闭大门。门口侧面的发光瓷砖墙上,分别有“昆明金殿中学”和“昆明市第九职业技术学校”两行大字。

  入校后,韩敏才体会到“严格管理”的无处不在——每天,24小时都有值班老师看着她们,不让用、不能自由出入学校、不能吃零食,每天要上早操,要整理内务,要学习各种课程。自由惯了,她觉得有些“失去自我”。

  女生班有29名学生。偶尔,几个高年级的老生会欺负新来的,比如打扫卫生,老生会多分一些任务给新来的学生,有时还会找点儿在。

  挨了欺负的韩敏要反击。她联合另外几个同期来的新转校生,以及之前被欺负的同学一起,联合起来对抗。几个老生无论欺负班里的谁,韩敏都会带领大家一起上,双方势均力敌,老生也有所收敛。之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和平相处,她的威信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强。

  “来了(金殿中学)之后,我现在在班上还是有点小霸道,但属于那种‘正义的霸道’。我不会欺负比我弱小的同学,因为我想改变以前的自己。”她说。

  而在课堂上,韩敏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些变化,至少不像以前那么厌倦学习了,“起码老师不会骂我。”

  她还记得转校后上的第一节课。她被班主任老师点名,让她朗读并分享一篇课文。但她说自己“没有读,分享不了”,然后用挑衅的眼光看着老师,想着“如果她骂我,我就跟她干一仗”。

  但老师没接她的在,微笑着让她坐下说:“没关系,下次你准备好了再跟大家分享,先听别的同学跟大家分享。”韩敏憋好的一股斗气顿时泄了。下课后,还有同学来向她传授经验——如果实在不想做,就选一篇文章,大家一起帮她写分享心得。

  第二天,老师依然点了韩敏。她结结巴巴地谈了自己的“分享”,语毕,掌声响起,老师表扬了她,这让她心里美滋滋的。

  几周下来,她发现了其中的乐趣,开始认真准备好文章与全班同学分享。她开始在意同学们的看法,老师的看法,上课睡觉或者顶撞老师的事情自然消失无踪。

  在学校两年,韩敏经历了两任班主任,一位姓陈,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和学生关系很融洽;另一位叫吴剑云,她现在的班主任,学生们口中的“吴孃”。

  此前,吴剑云在男生班当班主任多年。回想起第一次到男生班值班的情形,她至今依然觉得,用“胆战心惊”来形容并不过分。

  “那时候的男生们个个人高马大,心野得很,有些进来时是公安送来的。我值班的时候,心里非常忐忑,怕得要命。”吴剑云说,第一次值班,她就遇上了男生们打群架,8个人分成两帮,她去劝架,反而被打架双方夹在中间。她个头小,被学生推来搡去,劝不了架,还特别无助。后来,一位男老师帮她解了围。

网络
综艺
安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